湖北省生态环境厅:武汉市医疗废物已实现日产日清


由于每天关注国内新闻,了解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,我减少了出门次数,但仍旧觉得只有回家才安心,和家人商讨后,重新订了三月回国的机票。

澎湃新闻: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一篇报道指出:因为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以及领导层的失误,使得美国疫情在过去一个月里大范围蔓延,您怎么看?

3月21日,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,一家纪念品商店关闭。 新华社  图

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,准备办理登机手续,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,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,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,我想:终于,我不是异类了。

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、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正身在纽约。从2月底至今,她随同在美访学的丈夫暂居纽约,亲身经历了纽约疫情逐步升级的全过程。

“只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,有效隔离传染源,切断传播途径,就能减少病例的发生,从而降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上升幅度,争取时间,避免医疗资源崩溃。而这对于那些目前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尤为重要,只要做到上述这些公共卫生措施,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。”她说。

杨功焕:纽约州长现在就明确说跟不上。他在每天的记者发布会上就说,现在还缺一半多,现在是在建很多医院,拼命在补。但是我觉得两三周之内也很难补上,因为这个病人基数太大了。

到机场以后,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,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,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。一个小时之后,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,空姐告知我们,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。

检疫完毕,带着健康码,再通过一次边检,顺利出关。从降落到取行李,大约用了三个小时。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,出发地也相对安全,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。飞机上几百人,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